琴姐 - 草榴影院成人电影网



“吴总,您要的人我带来了…”早上一上班,秘书柳红领着一个中年妇女走进我的办公室,“这是我们吴总经理”。“吴总经理”那女人很腼腆的向我鞠了一躬,“她叫琴姐,是我在劳务市场碰到的…我见她挺干净,也挺老实,就把她带来让您看看。”柳红向我介“好,你先去忙吧。”柳红出去后,我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女人,她个子不高,留着很不入时的短发,穿着一件旧得退了色的半袖的确良衬衫,下身是一条粗布蓝裤子,脚上穿这一双平底凉鞋,没有穿袜子。她身材微微有些发胖,圆滚滚的显着一丝臃肿。由于是低着头,没有看清她的长相,只注意到她的肤色很白。
“坐吧…”我把她让到桌前的一把椅子上坐下,开始了一番盘问。
“你多大?”
“41岁…”她的声音很小,看得出有些拘谨。
“以前做过什么工作?”
“最早是在棉纺二厂干挡车工,六年前下的岗,后来干过一段清洁工…”
“你爱人是干什么的?”
“我爱人以前是建筑队的,两年前出了工伤,现在呆在家里…”
“噢~很不幸…”我刻意显出一丝同情,“孩子多大?”
“15了…在念高中…”
“知道来我们公司干什么吗?”
“柳小姐说您这需要一个勤杂工…”
“是的,你也看到了,我们公司很小,只有外面这间写字间和两个办公室,还有靠门口的储藏室和卫生间。人员只有9个人。你的工作就是负责这里的卫生和后勤,具体安排一会儿我让柳红交待你。至于工资嘛…”我故意顿了一下,“先暂定600,年底看情况加红,如果没什么问题就从明天开始上班。”
见我如此爽快地录用了她,她抬起头,两眼充满感激地看着我,连声说道:“谢谢您吴总…谢谢…”直到此时我才看清她的脸,那是一张略带憔悴的脸,虽然岁月的痕迹使她显得有些苍老,但仍掩饰不住这一脸的清秀。她的眉毛很浓,丝毫没有刻意雕琢和修饰的痕迹,眼睛很大却显得黯淡无光,鼻梁通直鼻尖微微上翘,两片肉感十足的嘴唇虽没涂口红,但在她那白皙的脸颊衬托下显得娇艳夺目。
“我真是不知说什么好…真是太感谢您了…”她有些语无伦次。
我按了一下桌上的传话器把柳红叫进来,说道:“你带琴姐去熟悉下环境,明天让她上班。”这女人忙站起身,满脸堆笑地连连向我鞠着躬,然后随柳红出去了。我注意到临出门时她迟疑了一下,似乎要转身对我说些什么,但最后还是改变了主意走了出去。
第二天早上,我同往常一样第一个到公司,一进门就发现与以往不同的变化,字台上的文件码放得整齐有序,地板也擦得明亮照人。进到办公室,窗明几净一切都显得整洁如新。我特别注意到板台上多了一盆叫不出名字的粉色小花,摆在那里确实平添了几分生气。
这时,琴姐提着水桶走了进来,见到我她立即拘禁起来,“吴总,您来了…” 她今天换了一身装束,上身穿了件廉价的棉制白T恤衫,下身是一条过膝的黑裙,脚下仍然是那双细带造革凉鞋,仍旧光着脚没有穿袜子。可能是由于忙了一早上,再加天气炎热,她的脸上布满了汗珠,白T恤也被汗水浸透,紧紧地贴在身上,透出了一对丰胸的清晰轮廓。我惊异的发现她没带胸罩,两只硕大的奶头把T恤支起了两个小包,并且由于汗水的浸透,暗红色的乳晕清晰可见。
面对着这一诱人美景,虽然已是身经百战的我也是难以克制地冲动起来。想来也怪,尽管公司里的6个女孩对我来讲都是唾手可得,而且柳红她们几个也称得上是美艳宜人,但都无法引起我的兴趣。而面前这个已逾不惑之年的熟女却让我冲动不已,难道自己的性趋向已变态到这种地步。
对于我的失态,琴姐并没有丝毫注意,仍旧絮叨%DE1过会儿到,所以最后才打扫这间,既然您来了,我就先不做了,等您不在时我再打扫…”
“噢~不用…”她的话让我会过神来,“你继续吧,不会打扰我的。”
“那好…我一会就[全本完结]…不会妨碍您太久…”说着,她从桶里拿出一条抹布,麻利地擦拭着屋里每一件陈设。我坐到板椅上装模作样地端起一份报纸,眼睛却窥视着她的一举一动。她先是背对着我,擦拭墙边的沙发和茶几,然后是大衣架,最后她转过身来擦拭我的面前的板台和电脑。随着她麻利的动作,被汗水浸成半透明的T恤下,两只重磅炸弹似的大奶子剧烈地在我眼前左右晃动。此时,我的情欲早已被这对肥敦敦的硕果诱惑得荡气回肠,胯下的男根也犹如脱缰野马般地挺立起来,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充斥着我的全身,我极力克制着自己不伸手去抓。
就在我即将按耐不住的时候,柳红像往常一样端着咖啡走了进来,我很不自然的清了下喉咙,说道:“好了,琴姐,甭擦了,去歇会吧…”。
琴姐抬头看了看柳红,像是很识趣地提着水桶走了出去。
柳红似乎看出我的神态有些异常,调皮地取笑我道:“怎么?老板,啥时候开始对大妈有兴趣了..呵呵…”她的一语道破令我倍加尴尬,我一脸严肃地命令她:“去把门锁上…”柳红诡异的一笑,扭身锁上了门。 不等她会过身来,我猛地起身跑过去,一把将她按倒在沙发上,跟着就解自己的皮带,拉下拉练,急不可待地去掏早已怒爆良久的小弟弟。
柳红先是一惊,然后就咯咯的狂笑起来:“怎么?一大早就兴致高涨呀?!昨天老婆没让上床吧?…哈哈…” 不等她笑[全本完结],我的家伙早已杵进她的嘴里,那感觉就像是憋尿太久突然找到厕所一般,心情一下子平静了很多。 由于事发突然,再加上我用力过猛,柳红被我的阴茎呛得干呕了两声。她报复式的在我大腿上垂了两拳,然后便温顺地吸吮起来。我一手抚摸着她的头发,另一手伸去拉起她的一步裙,露出她那刮得干干净净的阴户。 在公司上班时间,柳红是从来不穿内裤的,只有在下班以后才穿上。这也是我几年来对她严格要求的结果。即便是在一些公开场合,她也是不穿的,这样可以让我随时都能摸到她那令我爱不释手的小阴蒂。 公司除了我以外,以前共有8名员工,其中6名是女职员,而在这些女孩子里,真正和我发生关系的就只有柳红,因为她是我的秘书,我把她视为最贴近、也是最忠实的人。至于其他女职员,我只是偶尔的小骚扰一下,不会和她们来真的。因为我清楚的知道,那样是绝对不利于公司管理的。
我的公司虽说是间小物流公司,但每年的利润却是相当可观的,所以我对员工的待遇也是相当优厚的,因此为了博取我的好感,以求在公司里安然稳定,员工们可说是费尽心机,不计任何代价的。毕竟在当今的社会,能找一份如此稳定高薪的工作已经很难了。 一边抚摸着柳红那光洁滑爽的小阴户,一边享受着柳红高超的口技,脑海里却不时闪现琴姐那对豪乳在我眼前晃动的情景。这令我越加的兴奋起来,随着柳红的小嘴不断地在我的龟头上套弄,我周身荡漾已久的情欲之火不断向跨下聚集,一阵阵过电般的快感猛烈地冲击着我的后脑,终于我控制不住欢愉的闸门,一股股暖流犹如泄洪般的喷入柳红的咽喉,她哽咽了几下,硬是咽了下去。 打扫战场的工作向来都是柳红负责的,她先用舌头舔净我龟头上残留的精液,再取来纸巾把我下体擦拭干净,并把小弟弟送回到我的内裤中,拉上拉链、系好皮带后,这才整理了一下裙子站起身,关爱地问我:“怎么样?舒服了么?”“不错…很好…”我敷衍地答着。 “今天是怎么了?一大早就这么急,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呢。” “没什么,只是一时兴起…” 她见我不想多说,便识趣的凑过来在我脸颊上轻吻一下,说:“那我先出去了,有事再叫我…”
这是我最欣赏柳红的地方,她总能做到适可而止,恰如其分,召之即来、挥之即去。我点点头,示意她离开。当她走到门口时,我突然想起件事,便叫住她:“你去告诉那个琴姐,叫她以后上班时带上胸罩…”
虽然这是不情愿的决定,但想到公司里还有两名男职员,我可不想他们在工作时因此而失神,再说这种好事岂能和别人分享。 “噢~哈哈!~”她像是又逮到把柄似的嬉笑起来“原来是因为这个…哈哈!~这么老练的人怎么也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?哈哈…”柳红笑着走出办公室。
整个上午,琴姐那对大奶子一直在我脑子里晃动,令我心魂不定没心思做事,直到中午时分,我走出办公室准备到楼下餐厅去吃饭,写字间里空无一人,我知道此刻柳红她们都在餐厅就餐。经过储藏室时,发现门是开着的,我顺势向里瞄了一眼,看到琴姐正坐在一摞旧报纸上啃着馒头,我注意到她的胸前多了一条围裙,正好遮住那对豪乳。估计柳红已经告诫过她。
“怎么就吃这个?”我站在门口问道。
她一见是我,慌忙站起身来,“吴总您还没吃呐…”。她的手下意识的扽了扥围裙的两边,又像是在向我示意已经解决了露胸的问题。
“不去餐厅一起吃吗?”
“不了,我就在这就和一口行了…您去吧。”说[全本完结]脸上露出一丝憨笑。
不知为什么,面对着这个中年女人我总是有种莫名的冲动,她身上每一部分都好像具有某种磁力,总是令我无法把目光移开。从那张白皙俊秀的脸到脖子、再到胳膊、大腿、乃至裹在凉鞋里的裸足,我充满淫欲的眼神游遍了她裸露在外的每一寸体肤。她被我看得有些不自在,下意识地整理起自己的衣服和头发。
“吴总…您看…我…我今天早晨一赶啰…没…没太注意自己的穿戴…我以后一定注意…实在是不好意思…”
她的话让我回过神来,“噢!~不用…就这样挺好…”我没加思索蹦出一句。她垂下头,脸一下子红了。
我发觉自己的失态,立即补充道:“噢,不是….我是说…随意一点倒无所谓,只是公司经常会有客人来,所以…最好不要让客人看到…”真是越解释越糟,我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。 她愣了一下,然后微微抬起头看了看我,脸上露出一丝疑惑。 我感到有些尴尬,便说了句“你继续吃吧~”转身走了出去。
接下来的几天,我和她没有过多地接触,只是见面打声招呼。然而心里却逐渐产生了一丝邪念。她的装束并没有什么改变,只是上身换了件厚一些的深色汗衫。虽然她的胸前一直挂着那件围裙,但是在她干活时,那双巨乳总是毫无约束地乱颤。我猜测她没有戴胸罩的习惯,或是不愿在这上花钱。
每当她在出现在我面前,我都会不错眼珠的看着的她一举一动。此时我心里总有种难以抑制的冲动,恨不得冲上去叼住她那饱满的大奶头玩命嘬上几口才痛快。我想象不出同这个年龄的女人上床会是种什么感觉。但我敢肯定的是绝对会和柳红她们有所不同。因此我下定决心在这个女人身上做一次体验。
就在我盘算着如何下手的时候,一个星期后的一个上午,她敲响了我办公室的房门。当时柳红正向我汇报工作。进来后,她默默唧唧地对我说:“吴总…那个…我有件事想….想和您商量商量….” “噢?!~是吗…那~坐吧”我把柳红打发出去,并让她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“有什么事?说吧…” 她起先低着头,像是不知该如何张口,犹豫了片刻便鼓足勇气对我说:“我想…求您…能不能…预支我两个月的工资…”。“哦~是这样……”我马上意识到机会来了,便故意沉寂了片刻,让她心里没底。
见我没什么反应,她有些焦躁起来:“我知道……刚来没几天就和您提着要求…有些过分…但是…我确实想不出办法…才来求您…” “怎么?家里有困难吗?”我语气平和的说。 “明天…就是孩子交学费的最后期限了…但是家里现在一个子儿都拿不出来…”她低下头微微有些哽咽。 “那你老公没有收入吗?”我有意进一步刺探她。 “他两年前…在工地摔伤了胯骨,腰部以下都瘫了,起初单位还能管,但后来单位效益不好,工资都发不出来,药费欠了6万多报不了…亲戚朋友我都借遍了,还不上人家也都不愿再借了…现在一家大小全指望我一天打两份工才能维持…我寻思再难也不能让孩子把学给耽误了…一个闺女家不上学将来能有什么好出路…”她用手捂着脸,好像已经有些泣不成声。 我假仁假义的抽出纸巾,绕到她身后递给她,佯装安慰地把手放在她的肩上轻柔的抚摸着,隔着衣服感觉到她的皮肤很滑。她没什么反应,只是抽泣的幅度大了起来。 “你也真是不容易呀…工资的事嘛…倒也不是不行,只不过……” 听了我的话,她双手立即握住我的胳膊,仰起头,双眼含泪地向我祈求道:“求您了,吴总,只要您答应,要我做什么都行…”,她的话令我暗自欣喜,这预示着她已经自投罗网了。我的手按住她的肩,顺势把嘴贴近她的脸颊,用一种极具挑逗的语调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我是想说这点钱能解决问题么?…”
我的话对她像是极大的震撼,整个人一下子僵在了椅子上,她似乎意识到了我的意图,脸即刻变得红红的, 我就势将嘴唇贴在她的脸上,顺着耳根吻向脖子。她面无表情地的坐在那,呆呆的像具石膏像,眼睛茫然地瞪着前方。 见她毫无反应,我的胆子大了起来,手顺着衣领轻轻的伸进她的汗衫,抚摸着她那对硕大的、软软的但却弹性十足的大奶子。她的奶头确实很大,大得近乎可以用手攥住。她的顺从令我有些忘乎所以,我忽地转到前面撩起她的汗衫,两只木瓜型白皙诱人的巨乳即刻呈现在我面前。我蹲下身用嘴叼住一只肥大的奶头,顿时产生一种饱满充实之感。 我的舌头猛烈的蹂躏着嘴里硕大柔软的奶头,但由于巨大的奶头填充了我口腔的大部分空间,令我的舌头活动起来极为艰难,不过一会儿舌根就感到发酸。我不情愿地吐出这只可爱的小东西,用手指尽情地揉捏着,另一只手撩起裙子摸进了她的裆内。
突然她还魂般地混身一阵,双手死命抓住我伸向她下体的胳膊,一时间我们四目相持,僵持在那里。起先我被她那愤怒目光所惊得不知所措,但僵持了一段时间后,却又缓和着垂下双眸,带着哀求的声调对我说:“不要这样…吴总…求您了…别…” 见她软下来,我却像是逮住理似地愤然站起身来,点上支烟转过板台坐进了摇椅,看着对面的她。她显然被我的举动所吓住,低着头,两只手不知所措的相互揉搓,两只巨乳仍然暴露在外,裙子也被我撩得露出了肥大的底裤。 很长时间我们谁都没有开口,我径自地抽着烟看着她,她低着头,也没整理衣服,袒胸露腹地坐在那一动不动。我知道自己已占有了绝对的优势,同时也享有了绝对的主动权,所以也没必要急于一时,因此我面无表情地说:“你先出去吧,一会儿我让柳红给你拿两个月的薪水。” 她木然地站起身,拉下撩起的衣襟,缓缓地走出门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