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姐白玉倩 - 草榴影院成人电影网


本帖最后由1794于编辑

义父的大寿当然是热闹非常,不过都是一些老头子,所以除了晚宴时我有出现,大部份时间我都和两位姐姐腻在一起。一位当然是师姊芙蓉,另一位就是义姐「白玉倩」了。义姐是义父的掌上明珠,事实上己经嫁人了,这次大寿当然要回来,原本我们叁人不会如此亲近,不过义姐的丈夫没有一起回来,加上大家年纪相近又原本关系密切,自然在聚一起,呆在义父家的叁天中,几乎没有分开过(嘿!嘿!

当然和师姊交欢时是并能有第叁者的,所以找空档和师姊偷情,就变成我们两人之间一种非常刺激的享受)。

一入浴室,师姊反手把门锁上,另一手已往我裤内摸去。五只纤纤玉指,纯熟有力的朝我的下身处又抚又捏,我伸手往她的衣衫内探,己是春潮泛滥,还有黏黏的潮水沿着光滑的大腿内侧潺潺往下流。

我隔着丝衫,在桃花源外轻力按压,肆意挑逗,她可谓一触即发,不消半刻,已是一阵抽搐,竟然有了高潮,立刻身。

我解开她上身的小肚兜,把两个挺拔的乳峰捧在手上,送往嘴边一鲜乳滋味。她也把仅剩下的衣衫也一下脱掉,浓黑的森林发出原始的诱惑。赤裸的她把我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了个乾净,然後拉着我走进澡盆里,水珠在我们身上,但却一点儿也冷却不了她的欲火,她慢慢的跪了下去,轻轻的捧起了我的肉棒,用手套弄了一两下,就伸出她鲜红的舌头,开始舔着肉棒的尖端。灵活的舌头在肉棒头上飞快的转动着,接着她开始把整只肉棒往嘴里送。她的头一前一後的来回,凹陷的双颊里发出阵阵吸吮的滋滋声。阵阵的快感从我小腹不断涌起,渐渐冲向不断撞击着她喉咙的龟头。

师姊站了起来,背靠着墙,双腿打了开来,用两手捧着我的头,慢慢的往她的下身靠去。我蹲了下来,晶莹的水珠夹杂着她的爱液,在粉红色的桃源洞口闪闪发亮着。我伸出舌头,开始轻轻的往洞口上方的珍珠舔去,每一次进攻,她就会轻轻的抽搐一下,口里还发出模糊的喘息。渐渐的我愈来愈快,她的臀部也开始摆动起来。我用嘴唇吸着她的珍珠,手指也不停的往挑源洞内来回钻动,她的叫声开始变大,闭着眼睛,臀部的摆动也愈来愈剧烈,一次又一次的向我的嘴唇迫紧,沉重的喘息终於在一阵悸动後停了下来。

经过了这一阵高潮的冲击,师姊的双颊也变得红润了,她从澡盆里站了起来,把我也拉了起来。我随着她走出了澡盆,只见她转过身去,背对着我,弯下腰去,两手抓着澡盆边缘,回头用冶荡的眼神看着我。她的臀部高耸,双腿叉开,娇嫩的肉唇散发着迷人的光芒。看着她修长的双腿和美妙的臀部曲线,肉棒抖动得更加激烈。我回过神来,把我的肉棒往她的桃源洞靠去。我弯下身,双手爱抚着她丰满的乳房,挺起肉棒趴在她的背上,从臀後靠着她桃源洞口的肉唇,轻轻的磨了起来。蚌唇内流出的蜜汁,浸润着红色的龟头。我把肉棒轻轻的撑开肉缝送入洞中,让龟头的肉伞没入洞内,随即抽出,享受着肉伞在蚌唇口磨擦的快感。

虽然师姊已经历了两次高潮,但欲念似乎更见高涨。频频移动着她的臀部向後顶着,想要让我更深的插入。我仍然恶作剧的逗着她,冷不防她伸出一只手,向後抓着我的臀部,然後将自己的屁股往後一顶。卜滋一声,肉棒已经整根没入在她的桃源洞内了。她闷哼一声,略昂着头,臀部顶得更高了,洞内的肉壁紧夹着我的宝贝,一前一後的动了起来。我也紧抓着她的腰部,活塞式的抽插了起来。她的哼声愈来愈大了,配合着撞击屁股的啪啪巨响,和插送中的卜滋卜滋,狂野的作爱交响曲在浴室内不断的回荡着。

我努力的抽插着,她的蚌唇随着肉棒的进出一张一合,蜜汁也跟着宝贝的动作,沿着她的大腿两侧慢慢的流了下来。忽然她停止了动作,转过身来,把我往长椅边去,接着把我按倒在长椅上,一手抓着我的宝贝,顶着她的肉唇,就这样坐了下来。我躺在长椅上任凭她摆布。她的双乳在我的眼前跌汤不停,蜂腰左摇右摆,嘴角含春。渐渐的,我觉得宝贝被她的蚌唇和肉壁愈夹愈紧,她的叫声也愈来愈大,在一阵快速的骑乘下,她闷吼一声,颓然倒在我的胸膛上。我的能量在她的攻势下,也累积到了爆炸边缘,在她倒下後,顶着她的蚌唇,还轻轻的在她的肉壁中跳动着。过了约一分钟,她睁开了眼睛,此时的宝贝在她紧夹的桃源洞内,仍然坚硬如铁。

在义父家住了叁天,倩姐也准备回家,原本她有家丁护送,不过在我的自我推荐下,义父答应我和倩姐、蓉姐同行,碍眼的家丁当然先把他们赶走了。隔天叁人快快乐的出发,有两位美女相陪,我当然乐不思蜀,大享齐人之福。倩姐尤其表现有如小女孩般,又笑又跳,她的老公长年不在家中,所以平常日子过的寂寞无趣,现在能出外游玩,自然心情特佳。况且老公是大木头一个,既不温柔体贴,对於闺房之乐又不甚乐衷,当碰我这个好色的弟弟,嘴吧又甜又会逗她开心,自然怎个心都被我夺走了。

不过倩姐必竟嫁作人妻,脸又嫩,又是我义姐,虽然愿意和我亲嘴,对於我的毛手毛脚也不会拒绝,但是要更进一步时,她就害羞的逃跑了,害得我只有去找蓉姐,还因此被蓉姐笑。不过在一次无意间被她撞见我和蓉姐正在交欢的情景,情况就有了变化,第二天倩姐就自动找我,投入我的怀中了。